灼翳

国家二级打退堂鼓运动员

他们为什么这么幼稚(恺楚)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直男

子见南子:

- 陈年老糖也能吃出新感觉。







      “加图索家的人就是这样,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这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楚子航小声说。



#得了一种叫“当着你的面说你好话就会死”的病#







      “只是你骄傲的方式和我不同。”恺撒又说,“虽然你骄傲起来的时候让人不舒服,但如果你不骄傲的话,根本不配被我看作对手。我家的那些老东西想针对你,不过那事情跟我无关,别以为我会用那种下等的手段来对付你。如果是我死你活,就继续这么骄傲地活下去吧……别被我看不起的混蛋打败。”



#朕并不是很care你的死活但你的死活关系到朕的自尊所以朕还是意思意思care一下你好了#







      “有必要打到这个时候么?认出了我就停手好不好?”楚子航大吼。


      “妈的我怎么敢确定是你?我又看不清楚!如果是哪个跟你师出同门的日本刀,我一停手脖子就给砍断了!”恺撒大吼。



#原本只是气认出来了还不停手结果你居然认都没认出来。好了,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其实有的时候我很佩服恺撒,无论何时何地都有目标,很少畏惧从不气馁,在一群人中永远是鼓舞斗志的那个。”楚子航说着,扭头看了路明非一眼,“人是能选择自己怎样活着的,恺撒就是那种要求自己像英雄那样活着的男人。不光是因为他出生于加图索家,是贵公子中的贵公子,也是他的意志。”



#哎呀那个“当着你的面说你好话就会死”的病已经发展到晚期了#







      “我跟你说过么?其实我最讨厌蛇了!”恺撒大吼的同时司登冲锋枪也开始吼叫。


      “我连黄鳝都讨厌。”楚子航冷冷地说。



#这种破事也要比来比去真是特别有意思#







      “那家伙很讨厌,表面上好相处,其实是个很自我的人,他决定的事谁都不能改。”恺撒低声说,“就像刚才这样,好像他才是我们这组的组长似的。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人。”


      “听起来确实是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但你对他的恶感似乎没有传说那么强烈。”


      “只是讨厌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厌恶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对不对?”



#他那个人真的特别讨厌,真的。嗯?你问我是不是特别烦他?没有啊。#


#↑中学女生间的日常对话#







      恺撒看见熟悉的黑影像是巨鹰那样越过死侍还在燃烧的尸骸,楚子航终于脱困了!



#透过那个感叹号仿佛能看见内心中有个穿着草裙的小人正一边绕着篝火跳舞一边高唱哈利路亚#







      恺撒真讨厌那种眼神,那种他决定的事就不能更改的眼神,楚子航居然敢对他高高在上的恺撒·加图索下令,命令他离开!


      恺撒狠狠地抓起地上所有司登冲锋枪的枪带,把五六支一起背在肩上,大步冲向火场:“你他妈的找死啊!”



#你要我往东我偏往西!偏!往!西!#







      有时候低头源稚生都看不到自己的手,可他似乎总能看见远处那两个背靠背的男人,他们似乎闪着光,他们的光无论黑烟或者浓雾都遮挡不住。



#别再盯着那光看了,会瞎#







      “而你不是学院著名的狂徒和神经病么?你应该很高兴留在日本和我并肩作战才对,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你想的没错,组长。”沉默了很久后,楚子航说。两人拿着易拉罐碰了一下,喝干了罐中的残酒。



#你应该很高兴和我待在一起才对,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你想的没错。#







      “我得纠正我之前说的话,如果是你的话,修车确实也能吸引无知少女。”恺撒靠在车门上。



#问:在你不是无知少女的情况下你是怎么知道他能吸引无知少女的?#







      “尝尝看,当地人把鱼肉磨碎了混在饭里烤熟了,再加上木鱼昆布汤做的。很好吃,不骗你。”


      楚子航冷冷地看他一眼,接过那个还温热的饭盒。



#你说好吃不骗我那我就信了哦#







      恺撒抽着雪茄,吐出幽幽的青烟,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楚子航原本的瞳色是较浅的栗色,岂止不威风凛凛,简直有点柔弱。



#好好的一个直男#





评论

热度(2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