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翳

国家二级打退堂鼓运动员

周雀疫苗记

我们楷楷长大了啊,已经有自己的女儿了(可他还四辣么苏呜呜呜X﹏X

Jyuko:

xjb写




       接种疫苗的那个房间挺吵的。


       其实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大多都是拿衣服端水杯的紧张家长,这年头打个疫苗爷爷奶奶齐上阵连骗带哄也不算什么稀奇,倒显得后面那个抱着女儿单独前来的Alpha父亲有些异类。接种证表格里填写的名字是“周雀”,刚满周岁,喂得也好,小小软软一团猫咪似的坐在爸爸怀里,被周泽楷轻柔掀开漂亮保暖的冬裙布料,露出手臂上稚嫩的皮肤。别人家的孩子到这份儿上都要开始嚎啕大哭了,周雀还努力憋住眼泪汪汪的模样抬头瞅着爸爸,委屈巴巴地瘪嘴不说话。


       “小宝贝不怕啊。”年轻护士涂着酒精消毒,余光瞥见周泽楷垂头吻着女儿发丝柔软的头顶,忍不住多感叹一句,“你家孩子真省心。”


       “嗯。”


       “好了乖宝宝,一点也不疼是吧?回去记得两天别洗澡别抻胳膊多喝水……Alpha父亲像你这么会哄孩子的还挺少见,你们家那位是?”——其实证件上也登记了配偶的第二性别,Omega父亲,年轻护士又瞥了一眼白纸黑字的表格,看见周泽楷同样动作轻柔地给周雀扣上纽扣、整理裙摆,“一般都是Omega陪着来,你看来了也焦头烂额。”


       “他来……女儿会哭。”




#论喻文州是如何逗哭周雀的#


喻文州:雀雀,你看别的小朋友都哭了,你什么时候也哭一个呀?





评论(1)

热度(118)

  1. 灼翳Jyuko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楷楷长大了啊,已经有自己的女儿了(可他还四辣么苏呜呜呜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