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翳

国家二级打退堂鼓运动员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8

游千:

你们见过火车晚点嘛?啥,没见过?天真,现在就让你们见见(x)


嘿嘿……车竟然,没开起来(面不改色)


 


08


 


喻文州想,世界真奇妙,能让自己躁动又让自己平静的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他闭着眼睛,下巴抵在周泽楷的肩上,周泽楷这次倒是没再用咬腺体的方式临时标记了,侵略性没那么强,淡淡香香的甜酒味友好又平静地裹住全身。


喻文州也是有些无奈。


他本来睡得好好的,纯粹是被过度心悸惊醒的,醒来时十分绝望。面对周泽楷,他的alpha信息素雷达好像灵敏了一万倍,抑制剂压抑下去的生理冲动和药物无法控制的心理冲动撕扯着打成一团,搞得整个人更难受了。他虚着眼睛往茶几上瞥,到处找抑制剂也没找到,还没等开口问,就被周泽楷迎面抱了个满怀。周泽楷的声音响在耳边,说我帮你。听着好像还挺开心。喻文州只摇摆了两秒就彻底投降,绷紧的身体软下去,心想,算了算了,硬撑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现在陷在令人沉迷的境遇中,却还盘算着要怎么跟周泽楷摊牌,正犹豫着到底该用哪句话做开场白,周泽楷的手臂突然收紧了一下,喻文州被搂着,被迫更紧密地陷进周泽楷的怀里,然后他听到了来自周泽楷胃部的细小抗议声。


“啊……”周泽楷有些尴尬,小声说,“饿了。”


 


周泽楷肉眼可见的开心。


喻文州不太懂,有点懵,完全不知道周泽楷去开会的这两个小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如果情绪实体化,周泽楷现在周身一定早就裹满了软绵绵香喷喷的七彩小气泡,还是智能遥控能变色的,可以配合呆毛晃动的频率旋转跳跃的那种,尽职尽责听主人指挥,激动时候还可以来个全场大合唱。


“点菜。”周泽楷开开心心把手机递到喻文州手里。


“你选好了?”喻文州随便翻了翻菜单,眼花缭乱,毫无目的。


周泽楷说:“你先。”


周泽楷坐在喻文州旁边,两人肩膀挨着肩膀。


“我很挑食的。”喻文州笑了一下,一边滑屏幕,一边轻声自言自语。


旁边周泽楷听了更开心了,心说我真机智幸好没有自作主张提前替喻文州做决定。喻文州不知道他的小心思,飞速选了白切鸡和清蒸鲈鱼,觉得这两道菜简单,看周泽楷这么饿的样子,外卖能早送来一会是一会。


周泽楷飞快下好单,又把电视打开,遥控机交到喻文州手里。


孤A寡O的,喻文州哪有心情看电视,手上随便换了几个台,最后定格在一档一本正经的纪录片上,目不转睛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讲了些什么。


气氛些微的尴尬,喻文州是想跟周泽楷摊牌的,但那股冲动劲儿被突然打断,再想简单说出来又需要重新酝酿了。喻文州的视线从屏幕上偏开,静静地看了看开敞的卧室门,卧室里漆黑一片,看不清楚摆设细节,喻文州只好又去看旁边的书房,可惜同样是黑漆漆的看不明了的。周泽楷的房子处处透着人气淡薄的味道,装修简单,东西很少,除了必须的生活日用品之外几乎毫无多余装饰,很明显是不常住在这里。最直观的:这么大个客厅,墙面干干净净,连个挂钟都没有。


那个靠墙摆放的空鱼缸混在如此朴素的客厅里真的是格外显眼了。


喻文州目光落在上面,笑说:“周队以前是养过鱼吗?”


周泽楷摇摇头:“没时间呀。”


“哦……”喻文州语气带笑,意味深长,“如果我送你几条呢?”


周泽楷眨眨眼睛,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认真点头:“我会养的。”说完转头盯着喻文州的脸,想看看喻文州的反应。


喻文州能有什么反应,起码表面毫无破绽,还是笑眯眯的。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鱼缸面前去,鱼缸贴墙那侧的背景是带波纹的水蓝色底纸,厚玻璃勉强映出客厅中的场景,打了蓝色滤镜,略微扭曲。


喻文州直视着玻璃表面的自己,许久,轻声说:“周队,你听说过一种叫红尾鲶的鱼吗?”


玻璃影子中的周泽楷摇摇头。


“很凶的一种鱼。”喻文州回头去看周泽楷的眼睛,“这种鱼体型大,长得也很快,如果鱼缸里还养着比它小的其他的鱼,最后几乎都是会被它吃掉的。”


“啊……”周泽楷露出惊讶的表情。


喻文州笑弯眼睛:“超凶哦。”


“你要送我吗?”周泽楷这样问。


喻文州没有说话,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注视着鱼缸表面。


静了一会,周泽楷突然说:“那我就只养它一条。”


 


那家外卖店还算有效率,半个小时不到外卖小哥就来敲门了,周泽楷饿得不行,带着一股子接亲的劲头开开心心去开门,餐盒全放到茶几上之后又去厨房的厨具柜里拿了干净的空碗和空盘子,等他回到客厅时,喻文州已经把所有餐盒都拆开了。


“不是饿了吗,快吃吧。”喻文州笑着说。


周泽楷递给喻文州一套餐具,舔了舔嘴唇,毫不客气先对着清蒸鱼下了手。茶几高度太低,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撑着膝盖,上半身要伏下去才方便,那么大的一只就这么憋憋屈屈缩着,两条长腿可怜巴巴地屈起来。


周泽楷夹了一块鱼肉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认真眨眼睛。


“好吃吗?”喻文州倒是坐得直,碗端在手里,垂眼去看周泽楷的表情。


一言难尽。周泽楷纠结地皱起眉,酝酿许久,缓慢又郑重地下了定论:“不好吃。”


喻文州被他的反应逗得笑到停不下来。


真的不好吃。周泽楷又摇头强调了一下,筷子毫不留恋去戳另一边的白切鸡。


喻文州还不信,验证着尝了一口,果然是不怎么样,鱼肉太软不新鲜,味道太淡压根没有入透。是自己点菜失败了,喻文州有些无奈,周泽楷回头朝他眨眼睛,一脸“我就说吧”的小表情。


“不吃它。”周泽楷把那条鱼推出去老远,又说,“我做的比它好吃。”


喻文州咬着筷子笑出了声。


喻文州对周泽楷的了解太少了,这才知道周泽楷会做饭,水准还不低,大菜都能拿得出手的那种,家常菜更是小鱼小虾小意思。喻文州心里纳闷这么个优质爱豆怎么就让自己碰上了,自己还犹犹豫豫思前想后不好意思下手,真是天真幼稚没见过江湖险恶,就像黄少天说的,等你终于想下手了人家早被别的omega拐跑了怎么办?


正自我谴责到兴头上,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一边唱歌一边震。


喻文州伸长胳膊把它从茶几边角捞过来,低头一看,咦还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电话是黄少天打来的。


旁边周泽楷也看到他的手机屏幕了,喻文州存的名字是“少天”,周泽楷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回了白切鸡上,筷子却戳进了那条清蒸鱼的盘子里,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十分懊恼,但就这么把筷子收回来实在太奇怪了,只好不情不愿顺带着夹了一点点鱼肉。


喻文州已经把电话接起来了,语气很随意:“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哇啦哇啦的:“队长,你还没回来?我敲你门怎么没反应啊,你不在酒店?我充电器坏了,想借你充电器用用来着,你现在在哪呢?江湖救急啊!我这就剩百分之二了啊!最后一丝生的希望可是全落在你身上了啊队长。”


“恩……”喻文州为难地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又问了一遍:“你到底在哪呢?还有多久能回来?”


“……”喻文州没急着回答,先转头去看周泽楷。两人离得近,周泽楷明显是能听到黄少天的说话内容的,被喻文州这么一看,立刻皱起眉来。


喻文州拿筷子的手撑在膝盖上,他垂眼看了看筷子尖,实话实说:“我在周队这里。”


“……”黄少天没动静了。


“可能离酒店不算太远,”喻文州又去看周泽楷,这次看到了周泽楷紧抿的唇角和冷硬的侧脸。


周泽楷小声反驳:“……远。”


喻文州无声笑起来,对黄少天说:“我也不确定要多久可以回去,要看周队的车速了……”


“行了行了行了行了。”黄少天生无可恋地打断他,“不指望你了,我百分之一了已经,我找你场外救援还不如找王杰希去。行了,不用担心我,我用爱发电。”


电话被迅速挂断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突然又有些后悔把真话告诉黄少天了。


他把手机从耳侧拿开,准备放回茶几角落去,指尖摸索着去按锁屏键的时候,本能地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一看不要紧,喻文州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喻文州是彻底傻了。


起码整整三秒没反应,心脏被用力攥紧一下,然后失控般的狂跳。


手机屏幕上静悄悄地躺着微博界面,特别关注的分组被调了出来,满屏幕除了周泽楷还是周泽楷。喻文州可不记得自己睡前有刷过微博,而且更不可能停在这个界面上不退出去就直接锁屏,喻文州是没想过要刻意隐瞒什么,但这不代表他就会这样张扬的肆无忌惮。


所以这个界面是怎么出现在自己屏幕上的?


……简直不需要思考。


答案太明显了。


喻文州转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还没察觉到不对劲,正微微蹙着眉跟碗里的鸡肉奋力斗争。喻文州是吃不下去了,他把筷子放下,身体后仰着靠到沙发靠背上,这次动作很大,周泽楷终于注意到了他。


周泽楷身子伏得很低,回头看喻文州的时候,撑起的肩膀把半张脸都挡住了,只剩干干净净又无辜的眼睛一眨一眨。


周泽楷问:“不吃了?”


喻文州勉强笑了笑,他还没彻底接受这事,他突然什么都懂了。


为什么周泽楷会莫名其妙就对自己那么直白又热情,好像一切亲近都是理所当然?这问题困扰了喻文州许久许久,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秘密被看破的感觉并不怎么舒坦,尤其还是被秘密的主角亲自看破,这就好像两拨人玩谍战,自己电台还没架好,密码本就已经泄露了,自己竟然还什么都不知道,还谨言慎行步步为营试图神不知鬼不觉摸进对方老家。


真是搞笑。


喻文州深深觉得自己傻的可以,周泽楷早就把自己看透了,自己还费时费力玩什么讳莫如深呢。


喻文州瞬间就折腾不动了。


什么摊牌开场白,不想了;什么循序渐进保持距离,毫无必要;什么旁敲侧击小心试探,有什么用啊。


“周队,”喻文州陷在沙发里,手臂伸直,把手机屏幕举到周泽楷面前去,“你套路我。”


“啊!”周泽楷一看就懂了,顿时慌乱起来,赶紧伸手戳了一下home键,把微博界面退了出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


周泽楷是真着急了,他放下筷子,半个身子转过来,紧张地解释说:“……不是故意的。”


“……”喻文州用探寻的目光打量着周泽楷的脸。


周泽楷不像是在说谎,他一着急起来就会频率很快地眨眼睛,看起来拘束而局促,整个人都慌慌张张的。密密的长睫毛和干净的黑眼睛是绝配,一个写着无辜,一个刻着单纯,周泽楷很透明,很容易被看穿,他不爱说话,疲于社交,总给人神秘兮兮的错觉,但只要稍稍靠近一些,想要看透他的小动作小情绪简直轻而易举。


喻文州眯着眼睛足足盯了周泽楷两分钟。


然后没辙地叹了口气。


喻文州把手收回来,随便给手机锁了屏扔到一边去。空气好像都粘稠起来了,周泽楷以为他生气了,完全不敢出声,嘴唇紧紧抿起来,脸颊上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他只顾着眨眼睛玩无辜,不会说话也不会讨好,像一只干了坏事不知所措的猫。


喻文州看着看着,突然扑哧一声轻笑起来,心脏酥酥麻麻地发颤。


他能拿这样的周泽楷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自认见过大风大浪早就百毒不侵的蓝雨队长此时却毫无办法,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整个人都懈怠了。


“高兴吗。”他笑眯眯的。


周泽楷很谨慎,不知该承认还是该说谎,就因为他犹豫了这一秒,喻文州的眼睛又眯了眯。周泽楷滚滚喉咙,觉得还是老实儿招了来的实在,于是缓缓地戒备地点了点头。


“哦……”喻文州唇角又多扬起几度,若有所思打量周泽楷一圈,然后慢条斯理凑过来,两人距离近的可以清楚感受到彼此呼吸。


喻文州的嘴唇几乎碰到周泽楷的脸颊,周泽楷侧过目光静静地看过去,他看到了蓝雨队长眼中斑驳的黯光。两人眼神都带了试探,呼吸被刻意压得很轻缓,你来我往都想看透对方薄薄的最后的伪装。


大概真的是周泽楷气场太过强硬,或者只是喻文州维持这个倾身的姿势太累了,最后还是喻文州先撑不住移开了视线,绷紧的氛围哗啦啦碎了一地。


喻文州短促笑了一声:“没骗我?”


怎么这么问?周泽楷茫然地眨眨眼睛,整个后背僵着,肩膀也麻麻的,被喻文州说话时的气息吹拂到的脸颊微微发烫。


周泽楷抿抿唇,认真说:“没有。”


“哈。”喻文州直起腰,身子撤回去,与周泽楷重新拉开距离,“那就好。”


周泽楷抬眼,捕捉到了喻文州垂下眼睫分外柔和的表情。


喻文州伸手去揉周泽楷的头发,真如之前脑补的那样乖乖软软,手一上去就收不回来了,从额头滑到后脑又摸到周泽楷的后颈。喻文州的手指有些凉,他当然不会承认这是因为刚刚实在有些紧张,周泽楷身上倒是暖暖的,颈动脉被微凉的指腹微微用力压住时,立刻回以些微急促的频率,看来也没比喻文州平静到哪儿去。


喻文州顿时平衡了许多,他歪了歪头,认认真真看着周泽楷。


“我可以亲你吗?”喻文州直白地说。


周泽楷按住他的肩,翻身把人压到沙发上。


周泽楷不说话,居高临下撑在喻文州身上,垂眸看了好一会,才俯身轻轻去亲喻文州的鼻尖,一直刻意压抑的信息素像是被高热的火焰点燃一般猛地炸开。


喻文州浑身一抖,抬手环住周泽楷的肩膀,偏开头配合着接受那些落在颈侧的吻。


那些吻太短促了,轻轻碰触过后便飞快退开,像细密软黏的秋日雨水,跟alpha惯有的霸道气场完全沾不上边,这种小心翼翼的友好几乎就要骗过喻文州了——如果随之而来的alpha信息素没有如此强硬又霸道的话。


直到此时此刻,喻文州才知道alpha信息素全开的状态是有多可怕。


之前那些勾人情欲似有似无的试探根本不够看,喻文州被压在柔软的沙发里,产生出沉沦陷落的错觉,浓郁的香甜酒味几乎令他窒息,他彻底放松了自己,亢奋又沉迷。


周泽楷一路吻着,凑到他耳边跟他说话。


“今天限号。”周泽楷张口就来,舌尖勾住他的耳垂轻吮,用气音说,“所以你回不去啦。”


 


tbc


下章真的要开了!这章不但没开起车,而且还爆了字,暴风懵比


楷楷开始养鱼啦!


喻:沉迷美色,无法自拔


 


以前养过红尾鲶,把一缸四十多条鹦鹉鱼吃得只剩了一半


一口一个,一口一个,一口一个


仿佛看透它的内心:你们这群菜鸡战五渣,还想跟我抢地盘?


 


哦哟我浏览器真是有毒,一言不合就打不开lof,气!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