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翳

国家二级打退堂鼓运动员

【周喻】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07

游千:

他们两个好奇怪哦,一个奇怪“你怎么这么热情的哦”,另一个是“你怎么这么疏远的哦”


07


 


喻文州搂着抱枕窝在沙发上努力寻找睡意,但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十分焦虑,别说睡觉了,连眼睛都闭不上。他自己也不知道刚刚是哪儿冒出来的勇气,明明已经眼前发虚声音发飘了,但竟然还能撑住了跟周泽楷说出“不麻烦了,我吃抑制剂就好了”这样的话,简直活该单身二十年。听到这么干脆的回绝,周泽楷那边静了几秒,回了句“哦”就把电话挂了。


喻文州顿时很后悔。


但他真的只是怕周泽楷误会什么。


他是有些理想主义的,用黄少天的话说就是“明明心那么脏,怎么有些时候又像是个活在童话故事里长大的”。喻文州不是个冲动的人,对什么事都比较慢热,很讲逻辑,要想让他突然冲破理性的壳瞎胡闹一下,他压力也是很大的。他已经跟着本心放弃思考太久,周泽楷说什么就是什么,被蛊惑了一样,现在总算是在最后一步悬崖勒马猛然清醒。


周泽楷大概是没搞明白,喻文州想。


等周泽楷回来了,一定要把话摊开了说透彻才行。


说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友情帮助”的临时标记;说我是有些喜欢你的;说如果你没有培养这种感情的打算,那还是不要做这么让人误会的事比较好。反正就是摊牌呗,喻文州本不想这么直白,但他脑中警报已经响了很久,也是有些怕了。


与其猜来猜去,不如直接挑明,不管等在前面的是光明还是黑暗,他都认了。


恩,喻文州打算得挺好的,可惜周泽楷根本没有给他足够的措辞时间。


电话挂了不到五分钟,开锁声突然响起来,喻文州是背对着门口侧躺着的,听到动静,立刻警惕地坐起身。


周泽楷推开门,出现在喻文州的视野里。


他急匆匆的,带着一阵凉风走过来,不说废话,直接把手里泛着凉意的一盒药递到喻文州面前,干干净净的黑眼睛一眨一眨。


周泽楷喘得很厉害,可能是跑了一路。


喻文州说过不急的,但周泽楷显然没有乖乖听话,不知道路上找了哪家药店,反正是把喻文州嘱咐的那个型号的抑制剂买回来了。


喻文州惊讶地看着他,却说不出话。喻文州发现自己面对周泽楷时经常是一个字都说不出的。


见喻文州不接,周泽楷抽回手,动作利落撕开抑制剂的包装,开口对着手心扣了扣,把服用说明倒出来,摊开了认认真真地看。


“温水口服,一次两片,一天不超过两次。五分钟内见效,”周泽楷对着它读。


周泽楷把药放在茶几上,急急忙忙又去厨房拿了个空杯子接了半杯温水回来,也放到茶几上。


“快吃吧。”搞完一切,周泽楷急着开会,抓了车钥匙就往门外跑,“我先走啦。”


门“砰”的一声关上。


周泽楷从进门到出门总共花费不到一分钟,根本不给喻文州整理思路和反应的时间,等周泽楷走了,喻文州才意识回笼,心脏后知后觉突然被猛戳了个对穿。


房间里静静的,鱼缸的水泵哗啦啦地响,玻璃水杯里的水还轻轻晃着没有完全平息,浅浅热气蜿蜒着慢慢飘上来。


 


周泽楷开着车擦着道路限速的极限一路狂飙,最后五分钟冲进了会议室,瘫在桌子上半天没回过神来,后面一个小时的会也基本上都是在状况外。


幸好会议内容很常规,没什么可费脑子的,主要是关于夏修的安排以及新赛季的集合时间,跟上学时候放假前最后一个班会一模一样,内容大家早就知道,但就是要开个会走个过场。周泽楷压根没仔细听,撑着脸垂着眼睛发呆,呆的太专注,连经理散会的命令都没听见,还是旁边江波涛戳戳他,他才后知后觉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孙翔他们叽叽喳喳说要放假前大吃一顿,商量到时间的时候,转头来问周泽楷意见。


“要不就今晚?通个宵?”杜明远远给周泽楷比了个心,“队长你有空没?”


“啊……”周泽楷局促地眨眨眼睛,犹豫道,“要不,明天?”


“行吧。”孙翔很随意,“那就明天呗,副队你不急着回家吧?”


一群人七嘴八舌定好时间,又兴致勃勃开始定地点。场面太乱了,周泽楷向来是插不进话的,他整理好东西,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先一步脱离大部队跑去了停车场。


周泽楷还记得晚上要跟喻文州吃饭的。


想到喻文州,周泽楷开车门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失落地扁了扁嘴。


鬼知道周泽楷这两个多月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B市回来的当天晚上,周泽楷就做梦梦到了喻文州。


哦,严谨点,应该不是完全的喻文州,换个更贴切的说法,他梦到了喻文州的信息素。梦都是会在醒来后的五分钟内就忘干净的,周泽楷很快就记不起梦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了,但那股熟悉的能勾起欲望的清新茶香味阴魂不散,能感受得到却碰触不到,像是团湿黏空气,明明近在眼前,颇为诱惑,但想要伸手抓住的时候,它却轻飘飘得滑过指缝,头也不回地溜走了。


梦醒后,周泽楷平躺着盯了十分钟天花板,然后才慢吞吞翻出手机开机,轮回一队的微信群里疯狂蹦着过期消息,周泽楷草草阅过,没什么要紧事情,他全看完之后又去微博上转了一圈,等彻底清醒了准备翻身起床了,才发现喻文州是没有给自己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


啊……周泽楷突然就蔫了。


 


之后整整两个月,周泽楷隔三差五就要做梦,但喻文州一次都没有联系过他。算着日子又到了喻文州发情期的那几天时,周泽楷莫名其妙雀跃了好久,想着这样喻文州就有联系自己的理由了吧。可是十天过去了,喻文州的名字依旧没有出现在周泽楷的信息推送栏里过。


周泽楷一直是个淡漠高冷的人设,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那种,很少遇到能让自己特别低落或是突然亢奋的事。反正就规规矩矩平平淡淡,放到比赛场上是百分百会被人夸心理素质好的。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周泽楷,突然就因为喻文州的冷淡蔫耷耷了几个晚上。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呀,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他这才发现自己对“喻文州主动联系自己”这件事是抱有着超出自己想象的期待的,所以期待落空时得到的失望也是始料未及翻了好几倍,除此之外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并发症。周泽楷睡前思维跑马的时候曾经冒出过好多假设,一个比一个糟糕,比如,喻文州是不是去找黄少天帮忙临时标记了呀,毕竟是同一个战队,离得近很方便的。一想到这些,周泽楷的情绪就躁动到几乎无法控制,突然就生气起来了,本来还打算主动去戳戳喻文州的,这么一气,愣是又给憋回去了。


他当然知道这种奇怪愤怒的产生是因为独占欲。可占有欲的产生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alpha对omega本能的控制?因为alpha与生俱来的领地意识?这问题太复杂了,答案永远不可能透明而唯一。


有些事实摆在眼前,周泽楷自己也无法反驳自己,他面对喻文州(的信息素)时真的很容易产生冲动,直白地说,是性冲动,这也是喻文州给他留下的最初始最直观的特殊印象。


起初他觉得这样的想法太狭隘太冒犯,搬不上台面,后来却突然想开——


管他是什么冲动,自己对别人怎么就没这感觉呢?


自己怎么就没梦到过别人?怎么就不会期待别人的主动联系?怎么就没在意过别人身边有没有alpha、有几个alpha?


周泽楷并不喜欢钻牛角尖,换个角度思考一下,答案真的太简单了。


他被喻文州吸引,或许是因为信息素、本能、巧合、幻觉,等等。原因这么多,谁就一定比谁重情又高贵吗。所以原因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周泽楷眼中,喻文州已经是个很特别又很独立的存在了。


 


周泽楷回到家时已经是接近晚上十点,一路上想了好几家自觉不错的可以吃宵夜的地方。其实他特别怕喻文州已经走了,开门后才松了口气,在心里偷偷抚了抚胸口。喻文州侧躺在沙发上,后背对着门的方向,怀里搂着个方抱枕,周泽楷回来了他也没什么反应。


“喻队?”周泽楷关了门小声喊他。


喻文州毫无动静,还是那个姿势躺着一动不动的,应该是睡着了。周泽楷做出如此判断后,动作放轻了好多,悄咪咪靠近过去,探头小心翼翼地瞅了瞅喻文州的脸。喻文州微微蜷着身子,小半张脸都埋在抱枕里,看起来有点热,额角一层细细密密的汗。那半杯水已经喝完了,空杯子放在茶几上,抑制剂也少了两片。


周泽楷盯着抑制剂的盒子看了好半天。


然后他吸吸鼻子,把剩下的药全都扔进了墙角的垃圾桶里。


这才舒坦了不少,周泽楷坐进旁边的空沙发里发呆,视线落在喻文州微微汗湿的后颈上。


喻文州睡得太安稳了,周泽楷不好意思叫他,但是两人都没吃东西,晚饭总是要吃的。周泽楷想来想去,只能叫外卖了。他掏出手机打开app戳进自己最喜欢的那家店,点菜的时候卡了壳,十分为难。他根本不知道喻文州喜欢吃什么呀,吃辣还是不吃辣?葱姜蒜有忌口吗?介意羊肉的味道吗?不知道不知道,周泽楷全都不知道。


这菜根本没法点。


周泽楷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扔,彻底陷进沙发里,心想还是等喻文州醒了再商量吧。


也是很泄气了。


这一整天的,真是所有的泄气全挤在一起了。


天知道他听到电话里喻文州那句“不麻烦了”的时候是有多失落,喻文州就用着那种惯常的客客气气的声音,还说,我吃抑制剂就好了。


周泽楷想着想着就皱了眉。


这么说来,喻文州对什么都不是太过依赖和在意的样子。


从出道开始,砸在喻文州身上的质疑声就未停过,就算已经混成现役大神,但只要蓝雨偶有失误或状态不对,出来背锅的总有喻文州,可喻文州向来没有表现出介怀,起码表面上没有。他这样平淡温和的性子真的特别omega,对谁都是和和气气,但又礼貌克制点到为止,对周泽楷也是一样的。


所以周泽楷根本感受不到特殊,如果不是偶然发现了“特别关注”,周泽楷才不可能这么自作多情。


想到这里,周泽楷慌了一秒,脑中突然一片白。


——是不是,喻文州的“特别关注”分组里其实是装了好多好多人的?


 


周泽楷被自己这个想法沮丧到了。


但真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了,不然喻文州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疏远呢?所以肯定是不只有自己的吧,比如还有各家战队的队长?说不定王杰希韩文清他们也躺在喻文州的特关列表里。对呀,谁规定“特别关注”就一定只能放一个人,喻文州这样好相处的人,多有几个“特别”也没什么毛病的啊。


周泽楷有点懵。


他迫切地想要验证一下。


周泽楷的目光在干净的茶几上扫了两圈,毫不费力捕获到了喻文州黑着屏的手机,视线顿时移不开了,他起身凑过去,指尖戳了戳开屏键,蓝底白边的蓝雨队徽壁纸亮了起来,轻轻一划,屏幕开锁,竟然不需要密码。


周泽楷的心跳突然变得很快,他回头紧张地瞅了瞅喻文州的背影。喻文州睡得好好的,完全没察觉到周泽楷的鬼鬼祟祟,还是那个侧躺的姿势,呼吸频率轻轻稳稳。


周泽楷挣扎了好一会。


心说,我只是看看你的微博特关列表,别的真的一眼都不看,我对蓝雨的秘密不感兴趣,对联盟的八卦不感兴趣,对战术大师的战术笔记不感兴趣。


周泽楷连个借口都不想找,他不给自己拖延的机会,利落地划着屏幕找到微博的图标点进去,调出分组,飞快选中第一顺位的特别关注。


喻文州的手机连着周泽楷家里的wifi,网速飞快,周泽楷还没做好准备,页面已经蹦出来了。


占满屏幕的是周泽楷决赛之后最新发的一条微博。


周泽楷-轮回V:虽有遗憾,但无后悔,谢谢大家,下赛季见❤


配图是没有duang过滤镜的轮回队服胸口上的队徽照片。


转发8万,评论3万,点赞6万。


屏幕顶端挂着分组管理的横栏,显示着该分组内的人数:1人。


周泽楷是蹲着的,后背倚住沙发边缘,他睁大眼睛,呆呆地看了屏幕好半天,直到屏幕光熄灭,整个彻底黑下去。


原来,这个分组里,真的只有1个人啊。


周泽楷把喻文州的手机放回茶几上,也不着急站起来,就这么傻愣愣地蹲着,像只呆猫,好像有什么情绪猛地炸开了,雾霭散尽,热量和光明瞬间填满一整个静默空旷的客厅空间。


不知过了几分钟,身后沙发上传来窸窸窣窣的翻身的响动。


周泽楷回头去看,喻文州已经醒了,皱着眉半眯着眼睛,正撑着身子艰难地想要坐起来。


喻文州垂眼看到了缩在沙发边儿蹲成一团的周泽楷。周泽楷也在看他,眼中的情绪看似干干净净,内里却藏匿了好多好多不易察觉的汹涌海流与狂啸暗潮。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突然无奈又宠溺地笑了一下。


他的声音有些哑,带了浓重的鼻音:“周队……你再不把信息素收一收的话,我就又要去吃抑制剂啦……” 


  


tbc


我周好开心的哦!


哎呀,终于,下章可以况且况且况且了


我周从肾走到心的这套流程真的是很对很正确,然而喻至今不知道自己的特关早就暴露了(摸下巴

评论

热度(682)